雁南飞

*时间沉淀的温和[双叶年上]

00

  “并未在一起亦无从离弃,不用沦为伴侣,别寻是惹非。”
                                                                                      ——《失忆蝴蝶》陈奕迅

01

  那是一阵烟。
  叶秋在醒来的前一秒在梦里看清了什么。

  他迷迷糊糊的听见拖鞋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忽近忽远,前一脚踏进别人的梦乡后一脚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努力从床上坐起来,水龙头涌出的水声漫进耳朵,刷牙的杯子搁回洗手台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是饮水机,玻璃杯,板凳,安静。

  他起了床铺了被子,刷牙洗脸,用叶修叠好放在脸盆里的毛巾擦掉脸上的水,然后走到客厅,弯腰拾起一支黑色签字笔,在日历上划下一条斜线。

  客厅里因为阴天的缘故光线十分昏暗,叶修搬了把板凳坐在阳台吹风,染了烟味的外套被他随意披在肩上,正当他开始摸烟盒的时候,叶秋的声音冷不丁的从背后冒出来。说你要是敢抽,我就拿花瓶砸死你,叶修。

  叶修闻言回头望了一眼,便耸耸肩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实际上他揣了两天的烟盒早就已经没货了。他站起来,把外套披在叶秋身上,漫不经心地说砸死我了不知道谁第一个心疼。衣服穿着,别又着凉了。

  谁心疼你。叶秋低头看着帮自己拉衣领的手想着。

  叶修的外套上的有很淡的烟味,还有洗衣粉的味道。它们混在一起,让早上刚起来的叶秋被低血糖整得有点发晕,他拍开叶修搭在肩膀上的手,说收拾一下吧,等下要出门。

  成。叶修回答的云淡风轻。

  和往常一样的生活。

  噢对了叶秋。

  叶秋的脚步一顿,他好像在那一刻感觉到了十多年来都没有的心电感应,双胞胎兄弟的心电感应。

  他清楚的记得上一次是十五岁的时候。于是他本能的慌张,但还是装作漫不经心的在镜子前整理着领口,发出一个鼻音。

  一瞬间的沉默足够让叶秋想到很多,比如说雁子飞过天空不留下痕迹啊,或者说被风吹来的人会在一个月后被另一阵风吹跑之类的,像蒲公英的种子,不会发芽的蒲公英种子。

  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叶修好像是斟酌了一会儿,再下定决心般的说了出来。

  叶秋没说话,回房间前他把外套脱下来,塞到叶修怀里。

  他一点也不吃惊。

  关于叶修是留不住的这个事实。他好像十五岁的时候就明白了。

02

  十五岁的时候叶秋一点也不恐惧去承认喜欢叶修。
  十年过去了,他却越来越害怕。

  真的有人会被叶修喜欢上吗。他那样明亮,让世人都觉得他的爱是一种施舍。叶秋自嘲的想着。

03

  叶修拨通电话的时候是凌晨一点,机场里虽然不似白天喧闹嘈杂,但人来人往,终究还是吵的,于是叶修不得不伸出手捂住了另一只耳朵,在电话发出轻快的哔的一声后很自然的接了一声晚上好啊。

  此刻刚被电话铃闹醒的叶秋显然没有回过神来,他只记得现在是半夜,自己因为疏忽忘记在睡前把手机关机,于是他眯着眼睛再看了一遍陌生来电的号码,慢悠悠的开口问,你谁啊。

   叶修。
  ..谁?

  叶秋几乎是在一瞬间清醒过来的,他突然拔高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显得十分突兀,他一连眨了好几下眼睛,意识仿佛还停留在好久以前的的愚人节快乐。

  别开玩笑。
  没开玩笑,认真的。

  你他妈的。叶秋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但他还是对着电话那头问你这个混账现在在哪里,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啊我在机场啊,靠,人真多。

  叶秋安静的听着急促的脚步声,大厅回荡着的播音女声,行李箱的滚轮在光滑的地面上滚动的声音,在接着是突然嘈杂的人声,他应该刚刚出了机场吧。叶秋想。

  你先找个地方别乱跑,我来接你。叶秋鬼使神差的说。

  啊?电话那头明显愣了一下,几秒后他连忙说不用不用,我打到车了。又是一段空格,依稀听得见交谈的声音,叶秋叹了一口气,说那你把电话给司机,我来说。
  ...

  叶秋心情复杂的挂了电话。

  大概半个世界的人都知道叶秋真的很讨厌这个偷他行李偷他身份证断了他离家出走的理想的人。

  他看着窗外安静的马路和路灯发怔,然后慢慢低下脑袋,把手指插入了发丝。

  旧疾复发的错觉。

04

  叶修再次打来电话是在半个小时之后,叶秋走到阳台上拨开窗帘,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行李箱上,他四周环顾着,问叶秋你住哪栋的,下来接一下我呗。

  叶秋对着电话说我反悔了,你就在楼下待一晚上吧。他口气强硬,丝毫不打算让步一般。

  有对亲哥哥这么冷漠的吗。叶修也不急,明明天气还冷得要命,他还是自顾自的点了根烟,一点也不在乎冷风灌进脖子。那火光忽明忽灭,白色的烟圈散进风里。

  哎哟,这人谁啊,怎么还穿着制服?叶修一抬头,故作夸张的说。叶秋往前一望,看见最凶的保安老头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他瞪大双眼,连忙问你怎么把他惹来了?

  我说来投奔亲戚,他不信,硬是不放我进来,我就趁他抽烟的时候溜进来了。叶修很干脆的承认了,语气里还听不见一点愧疚。

  叶秋,你再不下来接我,估计下次见面就是你来警察局保释我了。那声音懒懒散散的,每一次都让人很想揪着他的领子揍他一顿。

  于是叶秋对着电话骂了声脏话后出了门,在保安老头懵逼的眼神里拉着叶修上了电梯,叶修在后面一边笑一边急着说箱子箱子,叶秋闷着脑袋继续向前走,把他塞进电梯后摁下楼层后,才停下来深呼了一口气。

  叶修,我管你去死。他靠在电梯里恶狠狠的说。
  没大没小的。叶修这么拉着行李走出了电梯。然后径直走向门前的消防柜,拨开堆起来的艾草,摸出来备用钥匙。

  这一套动作做下来行云流水,像是在过去的日子里练习过很多很多遍,几乎融进习惯一般的存在。叶修的笑像是正如他所料,但又好像还是有些惊讶,他说哟你还放在老地方啊,这么多年都没变?

  叶秋抢过钥匙插进锁孔,那一瞬间他甚至想把叶修连箱带人关在门外,他就不应该接那通电话,去你妈的旧疾,他就是个流感。

  猝不及防。

  无能为力。

05

  叶修美名其曰是休假,实际上叶秋比谁都明白,他迟早是要回去的。

  叶修就算再能扛,终究还是只有一个人的肩膀。
  你早明白这个道理,就不会这么狼狈了。叶秋想。

  但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

  叶秋清楚的明白自己在这方面起不到丝毫作用,他虽然有和叶修一样修长饱满的手,手速如果训练起来也许真的不会比职业选手差多少,但他终究没有和叶修走在一条路上。

  为什么没办法呢。这样的话两个人就不会越离越远了。叶秋想。

  他忽地想起很多年前,找遍了半条街才在网吧里找到叶修。当他正想走上前拉他回家的时候,他却借着街道上的光看见了叶修的眼睛。
  那是闪烁着光的,和平日里截然不同的眼神。那双漂亮的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移动,如同弹奏乐章。

  叶秋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明白的,他根本听不见钢琴声,只有咔嗒咔嗒的敲击键盘声响,于是想和叶修走在一起的念头在那一瞬间就被抹消了。

  那天他坐在网吧门口,一直到半夜叶修走出来发现他,他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说走吧。
  在那之后,他就什么都没有提过了。
  再是一年,叶修离开。

06

  叶修一点也没把自己当过客人。于是他肆无忌惮的抱怨说十一点拔网线太早了,客房的床太硬了。
  叶秋也不和他理论,他并不想像个老妈子一样跟他唠叨人要知足常乐的道理,他一边敲着计划书一边说,拔网线是为了让某些人健康生活,别一夜猝死;客房的床太硬你可以选择公园的长椅,只要不担心第二天早上起来被偷得内裤都不剩。

  叶修不是滋味的揉了揉自己快落枕成疾的脖子,盘算着吃中饭的时候好好和叶秋商量一下。于是两个人中午抱着盒饭坐在电视机前面,叶修清了清嗓子,动作自然夹了一筷子青菜到叶秋碗里,然后期待的看着他。

  叶秋沉默地扒弄着碗里的青菜,半天都没说话,叶修觉着他应该是在考虑,于是也安静的等他回答。

  然后叶秋半分钟后搁下筷子,微笑着对叶修说,你什么时候知道我不吃这个菜再说吧。
  我靠!叶修在心里暗骂一句,这小子平时明明最喜欢吃这个菜了。

  我不知道你长大了就开始挑食了。叶修努力挽回道。

  叶修,我最后和你纠正一遍。叶秋怀疑他的笑容已经要绷不住了。从小到大都是你这个王八蛋把不吃的青菜夹到我碗里,然后咱妈啥也不知道逼着我咽下去的。

07

「里昂,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这是我的初恋,你知道吗?」
「你未恋爱过,怎知那是爱情?」
「因为我感觉得到。」「哪儿?」
「在我的胃里,感觉很温暖。我以前总感觉那里打结,现在不会了。」

  叶秋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他按下遥控器上的暂停键,转过头看着快要睡着的叶修。

  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
  在哪里呢?

  叶秋垂下眼,沉默了好一会儿。几分钟后叶修好像是发现没了声音就醒了过来,本以为电影演完了,结果一看那大大的暂停键和身边好像挺失落的人,一下就慌了。他说叶秋我其实一直在看的,只是刚才合了下眼。

  没事。叶秋扭过头,望着屏幕上的字幕出神了一会,他突然开口道,叶修。
  嗯?

  ...
  没什么,这个电影也不是很好看。
  毕竟我已经看了三遍了。他想。

  我觉得不是挺适合给咱们两个看。
  最不适合给我看。他想。

08

  叶修的度假生活忽略闹腾就是安静。一大部分原因是当初叶秋没报给司机家里的地址,而是自己在公司附近买的房子。

  你要是回去的话,后果肯定不堪设想吧。叶秋一边掰着豆角一边说。

  两兄弟没由来的肩膀一颤,仿佛是想到了父亲发起怒来凶神恶煞的脸,他们难得的默契的看了一眼对方,然后继续低下头沉默着掰豆角。之后再也没人敢提这个话题。

  叶秋白天要在公司上班,叶修就呆在家里,大多数时间花在游戏,还有一部分时间用在和记挂他的人侃。

  叶秋的猜想没错,叶修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回来。理由之一是有一天他应酬回来无意听到叶修打电话的内容。

  短暂的休息。会再回来。

  他没说话,在门口自顾自的换拖鞋,把淋了点雨的大衣脱下来,叶修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回来了啊?叶修电话还没挂,只好朝他抬抬下颚。叶秋点了点头,路过叶修就往房间里走。

  叶修似有似无的说了一句身上酒气好重啊。然后他转过来望叶秋,眼神里还有点调侃的意味,看不出来啊叶秋,什么时候能喝酒了?

  同事身上的。叶秋冷静的回道,丝毫不理会叶修的嘲讽。他还是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的,喝酒真的不是个好事,喝醉了更不是个好事。万一一抖把脑子里所有值钱的玩意都抖出来了,那多亏啊。

  不做亏本生意大概是叶家在社会上的生存原则。

09

  叶秋那天早早的睡了,他甚至怀疑自己对酒精过敏到闻到酒味都会醉的地步。直到他的头疼了一天,嗓子发痒,他才想起来是不是淋了雨才感冒的。

  好像从小就比叶修容易生病。
 
  小时候一般都是叶秋坐在床上,叶修撑着脸一脸笑意的把床头柜上的中药推了推,叶秋就裹着被子往床那边缩。于是叶修用勺子搅了搅深棕色的液体,说叶秋你别躲,都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一口气喝下去,一点也不苦。叶修把碗端起来吹了吹。

  烫。叶秋说。

  我在这坐了半个多小时了烫个鬼啊。叶修无奈。

  还是说你想让我用勺子一口一口喂你啊,叶小少爷。

  于是脸皮薄的叶小少爷抢过碗咕咚咕咚就这么灌到胃里去了,又烫又辣,差点把眼泪给逼出来。

  你看你,体质不行就不要穿见单衣就去天台吹风嘛。
  明明你也去了。叶秋瞪他。

  没办法。叶修一边收碗一边笑着说。谁让咱妈把好东西都分给我了。
  你混蛋..!

  叶秋撑着晕乎乎的脑袋打开了门,回房间时发现客房好像是关着的,就没打算去打扰叶修。他把外套裤子一脱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了,蜷进被子抱着枕头一下就睡得不省人事。

  妈的,头疼。叶秋睡着前唯一想的一句话。

10

  叶秋再睁开眼是被姜汤的味道辣醒的。

  紧关的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走廊上的灯亮着,照进屋里。他把手背贴在额头上,还是烫。

  他听见拖鞋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然后门被轻轻推开,叶秋借着微光看清他。

  醒了?叶修抬手打开了灯。
  嗯。叶秋应了一声,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哑。他用小臂遮住了有些刺眼的光。

  没吃晚饭吧。叶修把大衣脱下来搭在椅子上,从厨房拿回来一个碗,用勺子轻轻搅拌两下,然后舀了一勺在嘴边吹了吹,习惯性的送到叶秋嘴边。

  叶秋几乎是大脑死机,但还是顺从的把粥咽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胃里变得暖洋洋的,他才回过神来,哑着嗓子说我自己可以吃。
  成,那你拿好啊。别洒了。

  叶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粥。

  他突然想起来那个小女孩说的话,大半碗粥都吃不下去了。

  我的胃已经够暖和了。他想。

  叶修看他不吃了,想着生了病难免没胃口。他把碗拿过来,说叶秋你把姜汤喝了。

  不喝。叶秋坚决。

  喝。叶修说。

  烫。

  要烫也是半个多小时前的事了。叶修无奈。
  还是说你要我喂你啊。

  又被忽悠着灌下一碗姜汤的叶秋把自己直接蒙进了被子里。

  我不会再生病了。他想。

  我已经明白了。

11

 
  我给许多人煮过粥,却没再遇见一个人捧着碗,腼腆的笑着对我说。“我觉得很幸福。” 《南风》

12

  叶秋打开房门,看见叶修抱着枕头站在门外,伸出手懒懒散散的打了个招呼。
  你想干嘛。叶秋问。
 
  最后一天了,睡你房间怎么样?
  叶秋懒得和他争了,眼睛瞄到叶修穿着睡衣抱着枕头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要干什么。我还以为你会和我说什么煽情的话呢。他一边铺床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么熟了,还是免了吧。叶修笑。

  叶秋背对着叶修,耳朵隔着枕头听得见心跳声,枕在胳膊上更听得见脉搏跳动的声音。
  他一转身却看得见叶修睡得安稳,还心安理得的搭了一只手在他身上。今天晚上估计睡不着了。叶秋想。

  干脆就这样和叶修摊牌好了,就这样说出来之后,说不准能把这个八九年都好不了的病给根除了。

  叶秋承认他鬼迷心窍了。

  他退缩了,在他把叶修摇醒的时候,他愣住了。不行,太荒诞了。他这么想着。

  如果我不是你弟弟就好了。

  呼吸平缓,心跳稳定。
  他当机立断的倒下去继续睡,说你别忘了闹钟。

  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啊。

  他一转头看见叶修没睡,一直看着他。叶修笑着伸出手揉乱他的头发,说怎么着,舍不得哥哥了吧。
  滚。

  叶秋半阖双眼,叶修的洗发水的香气像是安眠药,他半梦半醒的想着,如果十年前叶修在走之前也这么说,他会不会过得好一点。

  他自暴自弃的靠着叶修的肩膀睡着。

 

  他梦见了很多很多年前的事。
 
  叶修有个下雨的晚上拎着枕头打开叶秋的房门,大概是脑子还不清醒,念叨着什么漏风啊冷啊床硬之类的,叶秋也没睡醒,但也不打算听他说原因,只想把他从床上赶下去,叶修就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叶秋说你别闹腾了,安安静静睡吧。

  你安安静静,可你快把我勒死了,去你妈的安安静静。叶秋赶不走他,只好想着明天早上起来找他算账。空气变得很闷热,他几次因为呼不过气睁开眼,说叶修你神经病吧。叶修就念叨了句但我突然想起来你怕雷啊。

  叶秋噎了一下,也没说话了,老老实实的躺下来继续睡,第二天早上本来打算多睡半个小时的,可一睁眼就看见叶修的脸离自己不足几厘米,连眼睫毛都数得清楚那种,他一下就醒过来了,披了件外套就去厨房做早餐。

  落荒而逃。

  后来叶修醒来后他本来打算教训他几句的,但实在说不出谁怕雷啊这种话,就咽回去,把差点煎糊的鸡蛋放到他面前,丢下一句别随便跑来我房间了。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也都该醒来了。

13

  叶秋从没有想过叶修对自己的意义。

  是他唯一的双胞胎哥哥,是他唯一喜欢的人,是他从小到大都依赖的人。

  而他于叶修,只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弟弟,一个叛逆不懂事的弟弟。

  他根本不会意识到那是一个喜欢他的人。

  那不是挺好的吗。叶秋想着,在日历上狠狠地划下了最后一条线。

  都结束了。

  不要把一厢情愿这个成语背一辈子。

  14

  辛苦了。他在叶修步入机场前对他说道,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说。

  你也是啊。叶修笑。

  辛苦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了吗。叶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走吧。

  像是画了个圈,然后十年过去了,回到原点。

fin.

写了五天。纠结来纠结去,是采用初稿还是二稿。
初稿是白开水,二稿是蜂蜜。
最后变成了,不甜不淡的蜂蜜水。
第一次写双叶,被两个人羁绊吸引,被两个人的枷锁限制。
写的还是非常非常开心的。终于不像从前一样做梦了,没有原来的美丽了,只有平平淡淡的蜂蜜水了。

by.温雁寄

评论(17)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