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飞

《燃烧殆尽》文评

我爱你。
一口气把曾经种下的花都烧掉了,一干二净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心里没有那么多养分让那些花再恣意生长了,灰烬轻飘飘的,又沉甸甸的,蒙在它们曾经活着的地方。
我告诉自己这是长大了,告诉自己要一个人想明白呀。“活得再轻飘飘一点吧。”这样告诉自己。
很遗憾,并没有完全做到。
但是,我却又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年龄的感情像海浪像烛火像一场暴雨,来得凶猛燃得热烈,可能还会盛放成烟花成彩虹,但是最后它们都会消失在苍空下的。
那句“很遗憾,我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爱对方。”是我对这个年龄的爱情的理解。
但是“可我当年是真的很喜欢他,是真的很愿意和他磨光余生所有的爱情。”也是我对烟花,彩虹存在过的爱慕。
所以。
我不会管成年人挂在嘴边的幼稚。既然盛开在这个年龄的花有时需要泪水灌溉,那我也不会吝啬它们。

从大海到大海:

 @清歌

我一直以为你的文字是团簇盛开的花:静谧、清丽并且足够惊艳,直至今日你在我眼前引爆出了漫天火星,我才发觉你是如此热烈痴狂的存在。我的姑娘,你是准备好了要一次把自己的眼泪蒸干、光余下焦黑的枯骨和干瘪的心脏吗?你沉重的感情令我不敢说我读懂了这个故事,所有构筑的画面争先恐后涌入我的脑海 ,我看见灯火、身影以及目光,最后却什么都没留住、脚边竟满是余烬。

  安迷修说,雷狮,也许我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喜欢你。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周遭的空气都停滞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既然这么爱了,怎么就没在一起呢?少年的恋爱无非就那么几件事情:盯上一个人、走近他,或是少年熬至老或是奋起直追,等爱过了、疯够了,所有幼稚的勇敢的事情都干过一遍了,要么就结束要么就安静下来、准备过十几年几十年的小日子。这两个人这么深爱对方,也为对方妥协过,本应该好好腻在一起当一对狗夫夫的呀,怎么就是,没在一起呢?最后除了伤痛和回忆,再无这段感情的证明。

  非常抱歉,我们好像确实没有想象的那么爱对方——我不是男生。这点是句废话,我当然没有Y染色体和长达十几年的男性特有的教育,也因此无法理解男生对喜欢、爱一类情感的表达。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抱着野心和尊严的生物,而且在安迷修和雷狮身上得到充分体现。

  多可悲啊?明明是那么强大的两个人,敢吵、敢醉,敢为了对方改变自己比自己想象中更多的地方,却捍卫着自己、保卫着自己,连说出口的告白都只敢趁酒装疯,还真应了一句“暗恋使人变怂”。我都不敢猜安哥是以何种的心态去接受雷狮的亲吻,可能就是太喜欢了吧,对方给予自己的都忍不住珍惜,明明知道是一条死路却不回头、最后还要发条信息挣扎。

  舍不得,就是舍不得。

  我真的是很喜欢他的。

  你的心里话都藏不住了。没关系的,喜欢一个人有什么丢人的?暗恋更加不丢人。想你南溪傻子喜欢一个人时为他哭了几次?后来多可悲才回到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惦记着吧,总有一天能够宽心以待。




  你明明是我的少年时呀。




end-

评论(1)
热度(13)
  1. 雁南飞智商为6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你。一口气把曾经种下的花都烧掉了,一干二净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心里没有那么多养分让那些花再...

© 雁南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