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南飞

我想告别一段日子。

10.13

午觉醒来之后,刷空间看到一条“中.国.共.青.团:你心中的正能量偶像是谁?”

“评论:蔡徐坤啊。”“zggqt:蔡徐坤做了什么正能量的事情吗?”

然后评论就开始笑,什么今日笑点。


我看了下是以前挺好的朋友,就没有删除好友,只是屏蔽了动态。

蔡徐坤做了什么正能量的事情,其实我还真的不想交给那些不了解他的人去当作什么今日笑点。我可以说如果今年上半年没有他,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顺利熬过去最怕的学考。


他做了什么正能量的事?

对我而言,他的存在以及一直努力前进的样子,就是给我最大的正能量。


不得不说外界对他的要求真的太苛刻,要他笑容亲近又批判他鲜肉轻浮,要他严肃正经又批判他耍大牌...

百思不得其解

借平台说话,不乐意,让我回自己主页,我说好我回,不好意思带来了影响。

回主页说话,不乐意,让我闭嘴,我就不说好我闭了吧,不让我在别的地方说话回自己家还有人怼,怼完之后我把人送出家门之后还要在自己家里打电话骂我,又骂你凭什么把我赶出去,拜托啊,你在我自己家里骂我,我不把你送出去还给你摁摁腿啊(................)

道德至高咱们都不谈了,世界上问题那么多要都是黑白分明咱们都活得清楚得多,骂我ok在自己家里也别打电话来,硬是说我不我就要你窝心,那我就“嗯那好吧我挂了哦祝你晚安好梦,不要想太多对身体不好。”


只是为了警醒自己。

每个人的思想不同,这导致了存在一部分人排斥性格ooc,那么也一定存在一部分人接受ooc。所以每个人口味不同,这点我同意也不怼。


但是希望各位明白我们在写的,是同人


曾经有人讲过同人是带着镣铐跳舞,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两个有独立思维的个体,我们无权用自己的喜爱取向改变他们。如果作者真的有出色的脑洞或者设定,请在写下这对同人cp之前思考一下,他们真的适合吗?他们的性格允许他们这样做吗?


如果能,那么这位同人作者是在为爱发电,没有错。但是如果不能,请同人作者不要强加设定于人,设定基于对象,对象却不应该为了设定而改变自己,他们不会这么做,同时同人作者也没有那个权力与资格,您不是他们...

庸碌。

我又累又孤独,最后获得了平凡。

摘自空间。

[昊坤] SUNNY 01

这本来没有名字只是一个大纲。取我小学英语老师的英文名是因为这篇适合在有太阳的时候写,最好是中午到下午时,比较暖和,基调也是明丽的。


.


16岁小学鸡和一眼定情20岁成人大哥哥。

黄明昊是个一点儿也不正儿八经的高二在读,全身上下和富贵平时皮的要命不过成绩还ok所以没谁管他,那天趴在走廊上的窗户边百般聊赖拿着政治资料朗诵中国国体,从三楼往下望一眼就瞅见了坐在花坛边上的金发大哥哥,皮肤如瓷五官完美,铂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得小学鸡一个没忍住把手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没抓稳,那本资料刷的一声掉进了楼下的池塘里激起水花,大哥哥跟着瞅过来顺便抬眼一望,对小学鸡眯了眯眼然后似有似无笑了一下,小学...

补档《他乡梦长》


·山歌组畅谈爱情史[.隐藏cp维赛.西北送弓.
·依旧的即兴待修,迄今为止比较满意的一篇.脑洞来自今天开会时一直折纸花的姑娘.
·浪完这一发就要去好好中考了.l'eau de parfum.和新梗王与骑士可能会拖很久.希望剩下的四十多天里你们能够一切顺利,万安!
——————
田间小路的野花喷溢一直蔓延到玫瑰色的天边,薄云在黛青连绵山峦间悠然渡过,袅袅青烟流淌过暮色苍茫向着异乡人的梦,柔软的水蓝色映在夕阳余晖下浮着他的故乡.
开满山花的木舟憩息在溪畔,那姑娘用纤细手腕撑起一支竹蒿,在宛如明镜的水面雕出花纹.我借着渔灯忽闪看清她的容貌,清秀脸蛋上若隐若现的梨涡,眸...

补档《候雪 上》-维赛


雪原邪灵x旅人cp.
我大概已经是个废人了.明天查分数.祝我好运.
今天晚上估计是打不完了.看字数来吧.
————————————
故事在窗外的雪里悄悄生长.
男人阖上双眼靠在椅子上,木柴在炉火的温柔舔舐下发出噼啪炸裂的声响,阵阵暖意好像要把不停的雪尽数融化.他睁开眼望着苍白的天地间微微出神,久而他又低下头来,在昏暗光线的簇拥里轻轻笑.
献给我凛冬之地,与孤单为伴的爱人.
.
粗砺的寒风在旅人耳畔张狂的嘶吼着,冷空气顺着鼻腔仿佛在肺里结成冰碴,直直冷进他那颗艰难跳动的心脏里去.不过旅人看上去像是早就习惯了,他仰头却不料被雪花扑了个满脸,于是他咒骂一声,陷入雪地的长靴又被他一咬牙拔了出来.
他不知道还能在这突如其...

补档《三色堇》-维赛


你的三色堇开花了.
烟青淌入你的眼眸缓慢的渲染,窗棂外得是暮雨湮城般的美丽.你的呼吸清浅是要被雨中植株生根发芽的声音淹没.名为暮春已至的雨水最后碎在青石台阶上.
你蜷着双腿烟草的香拥抱着他.冰冷的光线里,灰暗下的时钟,潮湿的气息,是无声的宣告你的罪行.生命是秾丽春光里开得烂醉的花,而在你手中不过是两指间缓慢燃烧的香烟.消逝着,在那黑暗中飘飞的忽闪的火花里.
摸索着触碰到床头台灯的开关,忽明忽灭竭力驱散着颓靡.你阖上眼,双手撑着冰凉的床站起来.推开窗让雨水飘进屋来,泥土的芬芳冲淡了难闻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窗外那株三色堇是什么时候开到第二朵的?你不知道,也许是你一歪脑袋就靠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吧.
生命呀,...

补档《时间劫匪》-维赛


时间劫匪x钟表匠cp.
cp.维赛
By.温雁寄.


你看见他从那滴答滴答作响的巨钟探出头来,伸手拨开拦在他腰身前的笨重指针,然后他撑着钟面一个翻身,轻轻松松穿过厚重的玻璃面完美落地.他就这样出现在你眼前,像个杂技表演者,还像模像样的摘下他漆黑的礼帽放在胸前弯腰行了一礼,待他抬起头脸上仍然挂着那玩世不恭的笑容.
“你不惊讶?”他耸耸肩重新把帽子戴到头上,拉开那唯一一把椅子理所当然的坐了上去,你看着他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脸上的鎏金面具故作神秘.
“时间劫匪,当然知道.”你冷静的阐述着,“只可惜,今日看到的只是在时间里乱窜的猴子.”你不顾他倏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瞪着你,缓缓踱步到那惨遭蹂躏的巨钟前调整时间...

© 雁南飞 | Powered by LOFTER